不换药不试药,精准用药更快治愈!

       药物是把双刃剑,有疗效,也有毒副作用。药物的不良反应不仅与药物的用量、患者性别年龄体重、病理进程相关,也与患者的遗传因素相关。大量的生物医学研究成果表明,基因不同,机体对特定药物的代谢能力不同。药物基因检测旨在根据不同患者的遗传因素、性别、年龄、体重、病理生理等特征,精准匹配用药,制定安全、有效、经济的药物治疗计划。

       传统用药模式主要依赖经验医学和循证医学,可能经过了A、B、C三种药物的尝试和更换后,最后选择了最高效、低毒的药物D,而在这个过程中,“传统用药模式”可能存在“病程延长、患者依从性降低、治疗费用增加”等不足。根据药物基因检测结果,预判相关药物在体内的疗效和不良反应,从而帮助医生选择合适的药物和剂量,减少不理想的临床结果、不必要的治疗周期和治疗费用,提高患者的用药安全性和依从性。

                             
一、药代动力学基因
      药物遗传学研究传统上专注于通过肝酶途径参与抗精神病药物代谢的遗传标记,主要通过细胞色素P450(CYP)酶,抗精神病药物主要由CYP1A2、CYP2D6、CYP2C19和CYP3A4等代谢。
      根据代谢酶基因的多态性分为不同的代谢表型,主要分为四类:


      ♦ 广泛代谢者(EM

      ♦ 中间代谢者(IM)

      ♦ 慢代谢者(PM)

      ♦ 超快代谢者(UM)

       PM型患者,由于代谢酶活性降低甚至丧失,可能导致药物在体内的积累,从而引发不良的反应;UM型患者,由于代谢酶活性较高,可能会导致药物的清除率加快,血药浓度降低而影响药效。

                            

二、药效动力学基因
       抗精神病药物靶标的遗传变异可能通过影响抗精神病药物与细胞膜受体的结合和下游信号途径,导致了不同患者对于药物的反应不同。研究认为多巴胺系统和5-羟色胺神经递质系统在神经疾病中处于失调状态,多巴胺和血清素神经递质系统在抗精神类药物疗效中起到核心作用,这些系统的相关基因获得了极大的关注。

      1)多巴胺系统相关基因

       多巴胺系统相关基因有多巴胺D2受体(DRD2)、多巴胺D3受体(DRD3)等。目前批准的所有抗精神病药对脑中的DRD2具有不同程度的拮抗作用,中脑边缘多巴胺途径中抗精神病药对DRD2拮抗作用被认为是精神分裂症阳性症状减轻的原因,而黑质纹状体途径中的拮抗作用与运动障碍副作用有关。

      2)血清素系统相关基因

       与血清素系统相关基因有血清素1A受体(HTR1A)、血清素2C受体(HTR2C)等。HTR1A基因多态性位点C1019G(rs6295)与精神病患者阴性症状改善相关,HTR2C基因多态性位点C-759T(rs3813929)影响抗精分药物导致体重增加。5-HT(1A)受体可调节精神分裂症的一些消极、认知和情感症状,HTR1A基因的启动子区域中的多态性与抑郁和自杀行为有关。


三、毒性基因


       一些基因的多态性显著影响着药物的不良反应。药物基因组学研究了抗精神病药物相关的遗传变异与严重副作用之间的关联,主要的副作用有体重增加、QT间期延长、迟发性运动障碍等。


       抗精神类药物如抗抑郁药物以及抗精分药物,均可引起不同程度的心室复极延迟,表现为QT间期延长及其伴随而来的心率失常风险。研究发现,CYP2D6及CYP3A4代谢能力与QT间期延长相关,CYP2D6慢代谢者更易发生尖端反转型心率失常,服用硫利达嗪的患者,QT间期不仅与浓度和剂量相关良好,也与患者的CYP2D6代谢比值具有良好的相关性。


                          


       人们对药物基因组学在精神病药物反应个体差异中的研究在不断发展,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遗传变异对抗精神病药物代谢、疗效和毒副作用的预测,并制定了相关的指南进行用药指导。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和欧洲药品管理局(EMA)等政府机构现在强调,药品生产商应适当地将药物遗传信息纳入产品标签。此外,包括CPIC、DPWG和Eu-PIC等机构不断制定关于如何使用现有遗传信息来指导治疗的指南。目前,DPWG指南为阿立哌唑、利培酮和氟哌啶醇提供了可行的建议。大多数处于临床注释中的遗传变异与临床用药指导间还存在差距,可以作为用药提示,给临床医生进行参考。


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康黎医学


Copyright © 青岛爱恩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7049347号-1